湖北日報訊 圖為:本報記者(右)參加射擊訓練。(本報視界網燒烤 王良生 攝)
  記者 楊宏斌
  連隊宿舍樓前,黃繼光半身塑像栩栩如生,勢如猛虎撲向敵人;宿舍樓內,黃繼光的床位被收燒烤拾得乾凈整潔,床頭的“黃繼光”三個紅色大字格外醒目……
  23日晚,記者穿上軍裝,來信用貸款到黃繼光生前所在連——駐鄂空降兵某部模範空降兵連,與戰士們同吃同住同訓練,度過了難忘的24小時。
  黃信用卡代償繼光還“活”著
  “黃繼光宿霧!”“到!”
  晚上8時,全連集合點名。指導員鐘林首先點名“黃繼光”,119名官兵齊聲回答,雄渾有力,震響夜空。隊伍中的我頓覺渾身熱血沸騰。
  點完名,鐘林帶我來到黃繼光班宿舍。幾十年來,六連一直保留著老班長黃繼光的床鋪。臨窗高低床的下鋪,潔白的床單上,潔白的軍被整齊地疊放著。“老班長的床鋪,是活生生的教材,每天都鼓舞和鞭策著我們。”鐘林說,每天臨睡前,有值班戰士為老班長鋪開被子;起床時,又為老班長疊起被子。
  鐘林說,90後戰士侯磊家庭條件優越,剛入伍時聽說六連艱苦,害怕分到六連,沒想到還是分來了,他一度情緒低落。連隊曾安排他住到黃繼光的上鋪,併為老班長疊被子,“我覺得老班長每天都在看著我,鼓勵著我。”後來,侯磊當上了黃繼光班副班長。
  睡夢中不忘跳傘
  晚9時,熄燈號吹響。班長王良生快速帶我到宿舍睡覺。
  戰士們迅速入睡,有的發出輕微的呼嚕聲。我卻興奮難眠。“跳!”不知過了多久,黑暗中,我聽到一位戰士說了句夢話,接著,又恢復了寂靜。戰士為什麼喊“跳”?我懷著疑問,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6時10分,軍號吹響,我們迅速起床。晨曦中,集合點名,跑步出操,隊列訓練,緊張有序。
  6時40分,開始洗漱。我向班長說起昨夜戰士的夢話,班長笑了:“說夢話是因為心裡老想著跳傘訓練。曾經還有人半夜從床上跳下來呢!”
  8時,全天訓練開始,俯卧撐,快速跑,練射擊……火熱的訓練場上,口號聲聲,喊聲陣陣。班長分給我一支自動步槍,教我與大家一起做跪姿據槍瞄準訓練。半小時後,我的手臂麻木了。身旁的戰士,汗水早已濕透了迷彩服,但他們紋絲不動。
  “這個姿勢每次要練習兩個小時,堅持下去,就能練出好槍法。”班長說,“有的新兵跪半小時就難受得哭了,我鼓勵他們說,堅持就是勝利!”
  連隊有一句響亮的口號:“刀在石上磨,兵在苦中練。”訓練時,不論是難度還是強度,總是堅持比其他連隊更高的標準。“其實,人與人之間在體力上差別不大,差別在毅力!”班長說。
  觀看微電影
  經過一天的高強度訓練,戰士們依然生龍活虎。
  自由活動時間,連副指導員羅淦帶我來到閱覽室,這裡報刊書籍琳琅滿目,還有電腦供戰士們上內部網瀏覽學習。“我們還會拍攝微電影呢!”羅淦請我們一起觀看指導員鐘林和他妻子周凌燕參演的微電影《家》。影片中,連長的愛人帶著3歲的女兒來連隊探親,因訓練任務重,連長沒時間陪,嫂子生氣了。戰士們請嫂子參觀連隊榮譽室,觀看連隊訓練,嫂子終於原諒了連長。看著鐘林惟妙惟肖的表演,大家忍俊不禁。
  晚8時,難忘的一天結束了。夜色中,我與官兵們在黃繼光塑像前握手告別,就像多年的戰友一樣,依依難捨。
  (原標題:圖文:“當兵”一日)
創作者介紹

montana

ud71udtc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