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1月14日消息(記者韋雪)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對於快遞公司來說,這幾天恐怕正是全年工作最繁忙的時候,"雙十一"戰罷,積攢的業務量接踵而至,按理說這會兒雖然累,但也正是掙錢的好時候,可是韻達快遞北京金融街的派送點因為負責人突然離開而陷入僵局,大量包裹沒法及時送出。
  今天上午,記者來到韻達快遞金融街派送點,三位快遞員站在門口,派送點內沒有一件包裹。
  記者:現在這邊什麼都沒有了?
  快遞:這裡面該送的件,我們都已經全部送完了。
  有快遞人員告訴記者,這裡已經不再送貨。
  記者:現在咱們這塊現在就是癱瘓狀態?
  快遞:癱瘓狀態。現在有一部分在送,但絕大多數已經不送貨了。
  韻達快遞的送貨三輪車停在派送點門口,每輛車後面招聘快遞人員的廣告都還沒有來得及撕掉,派送點原負責人郭雲松的母親告訴記者,他們原本並沒有想過結業。
  郭雲松母親:根本就沒打算不乾,這都寫著招聘業務員,頭兩天,我還買了兩臺電動車呢,沒想不乾。
  郭雲松的母親向記者表示,選擇結束經營站點也是迫於多方面的壓力。本月1號開始,由於沒能及時送貨,派送點接到韻達總部多張罰單。除此之外,本月開始,城管對於該區域加強了管理,由於不能完成城管新提出的要求,韻達快遞金融街派送點的負責人郭雲松選擇結束營業。
  郭雲松母親:我們就在臺階上分,人家告訴我們7點半必須要走,業務員都走出去。1號開始6點多就來分貨,7點半我們都走不出去,我們10多個業務員。走不出去城關就來管,罰一次兩千,第二次就得要六千,你說我們能不能扛得住罰?扛不住了。
  對於媒體報道中,負責人郭雲松失蹤的信息,郭雲松的母親予以否認,她表示,因為經營壓力太大,郭雲松前幾天回到老家借錢周轉,今天就返回北京。
  郭雲松母親:今天坐的火車返回來,長春到北京的火車,早上7點多的火車,到這得3點多。
  韻達快遞的金融街派送點與韻達公司是加盟關係,韻達快遞北京總部總經辦秘書冷紅波向記者確認,韻達總部已經收回了郭雲松對金融街派送點的經營權。
  冷紅波:目前對北京金融街分公司的經營,收回他的經營權,然後由我們總部統一安排派送。以前全部是用三輪車,現在我們用的小汽車。他來這個地方分比較困難,我們在總部這邊用麵包車,全部分發到麵包車上面,每一個確認分發,分發之後直接拿過去送件就行了。
  冷紅波否認因為經營權的變動金融街派送點有兩萬多件包裹積壓。
  冷紅波:派送件也不是像他們說的有2萬多票,這是有點誇張的。我們一天派件量2千多票,不可能積壓10天的件不派送,現場人員是知道的。
  經營站點老闆突然消失,站點的21名快遞員群龍無首,而實際上,快遞員們已經兩三個月沒有拿到工資,眼看房租也要到期了,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們毫無頭緒。
  對於金融街的快遞人員的工資以及去留問題,韻達北京總部也正在積極處理。
  冷紅波:對原金融街的員工,公司進行整理,因為涉及到一些提成及工資,實際計算金額也在整理和結算。他們的工資40%,我們現在已經發到位了,剩下10天我們把工資進一步整理,整理之後把剩下工資發給他們,他們的員工收編已經達成協議,收編成我們總部的員工。
  韻達快遞北京總部正在重新為金融街派送點選址,恰逢全年運貨量最大的時期,韻達快遞金融街區域的包裹目前暫時存放在西單民航大廈的停車場附近。午飯時分,記者在這個臨時派送點看到,還有上百件包裹沒有派送。原金融街派送點的部分快遞人員並沒有回到總部,他們表示要等待事情完全解決之後,再做進一步打算。
  張望:他們今後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交代,我們送快遞很快的,因為我們是老業務員,很快就能把這些貨給搞定。  (原標題:韻達快遞站點老闆欠薪失蹤續:員工工資將由總部發放)
創作者介紹

montana

ud71udtch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